第 24部分阅读

丞相的枕边妻 作者:未知

第 24部分阅读

      丞相的枕边妻 作者:未知

    第 24部分阅读

    看到那一袭白衣平安无事,本该欣喜,但独孤夜枫只要一想到那夜采花贼的说得话,心中就闷闷地,说不出为什么!

    夜千陵对上那一双关切的眼眸,莞尔一笑,表示自己没事。继而面不改色的道,“独孤公子,月公子还在山上,他似乎有非常重要的事找你,你快去看看吧!”

    闻言,独孤夜枫不疑有他!

    “语儿……”

    慕容尘在独孤夜枫离开后,疑惑的低头望向夜千陵,不明白她为何要骗独孤夜枫!

    “我们不是说好了要隐居么?再说,爹爹与夜家人的行踪,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与其说是夜千陵行事谨慎,倒不如说她是还没有完全相信独孤夜枫。

    或许,是她的疑心太重,只是,她不能拿夜家人的安危来冒险!

    闻言,慕容尘颔首,暗怪自己考虑不够慎谨!

    两个人,一道前往‘仪诚’与夜家人汇合。由于在山崖下耽误了整整三天的时间,路上,自是日夜兼程,马不停蹄!

    ……

    半月后!

    一行人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定居了下来,终于过起了平静与世无争的日子。

    而,这样的平静中,夜璟天开始操心起了夜千陵的终身大事,筹备起了她与慕容尘之间的婚事。看得出来,夜璟天是真的将夜千陵放在心坎上疼了,只想弥补这么多年来没有尽到做父亲责任的亏欠。

    第三八章 暗潮起

    小村庄的最东面,有一座耸入云层的大山。山内,布满了翠绿色的竹子。

    这几日,翠竹林中,平地而起一间用竹子搭建的屋子。屋子的左右前三面,有潺潺溪水流淌,一眼望去,让屋子给人一种‘宛在水中央’的感觉。屋子的后面,是万丈悬崖,早晨躺在窗边的竹榻上推开窗,可以欣赏到最美的日出。屋子的前面,还种满了各色花草,养殖了十多只通体雪白的鸽子!

    而这一切,都是慕容尘与夜千陵两个人辛辛苦苦劳动的成果!

    “语儿,喜欢这里么?”

    慕容尘抚了抚额角的汗渍,满脸微笑对着屋内端茶出来的夜千陵开口。如山涧泉水般清澈的双眸,眸底流泻出来的那一抹温柔,足以醉倒世间任何一个女子。

    夜千陵唇角忍不住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忙着这些,虽然很累,但却累得高兴,心也很充实。一步步踩着用竹子搭建的小桥,伴随着那翠竹响动的悦耳声音来到屋前,将手中刚刚沏好的茶放在石桌上,道,“尘,先过来喝杯茶吧!”

    “等等,这几株花,我马上就种植好了!”

    “那我来帮你吧!”

    夜千陵走过去,与慕容尘相视一笑!

    两个人一起动手,很快便将剩下的活全部都弄好了。

    夜千陵直起身,侧头时,看到慕容尘脸上那不知何时沾染上去的泥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而后,在慕容尘不明所以的目光下,取出衣袖下的丝帕,亲昵的擦拭上去。

    那再自然不过的动作,仿佛已经做了千百遍一般!

    慕容尘在夜千陵收回手的那一刻握住夜千陵的手,五指紧紧相扣不愿松开。面前的女子,自法场上的第一眼相见,便骤然拨动了他向来平静如水的心湖,悄然步入了他的心。此生,他只想好好地珍惜她,呵护他,与她共偕白头,永不分开。语声轻柔,问道,“语儿,你说我们该给这屋子起什么名字好呢?”

    夜千陵环视四周,一时间倒还真想不出用什么名字好!

    “叫‘尘语居’,如何?”

    慕容尘见夜千陵不语,低声询问。而从他的神色与语气中可以看出听出,这个名字,他显然已经思量很久了,并且,也很是喜欢!

    夜千陵先是恁了一下,然后,立即明白过来这个名字的含义。深深地沉默了一会儿后,才道,“不如,就叫‘千尘居’吧!”她并不是‘夜千语’,而是一抹异世而来的灵魂。然这些,她无法向他们解释。眼前这一座自己亲手动手建立的屋子,她不想用上别人的名字!

    闻言,慕容尘非但没有反对,脸上的笑反而还浓了好几分,点头道,“好,以后这一间屋子,就叫‘千尘居’!”而,屋子终于坐落好了,那剩下的便是……双手,覆上夜千陵的肩膀,使她转过身来,与自己面对面而站,神色,是从未有过的认真,还有紧张,“语儿,我们成亲吧!”至于那夜在山上发生的事,说完全不在意是假话,可最后,他只怪自己没能保护好她、没能最快的找到她!

    夜千陵长睫一颤,继而‘刷’的一下掀开,怔怔的望着面前近在咫尺的俊美男子!却听他万分真挚道,“语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此生,我慕容尘只愿娶你夜千语为妻,生生世世,断不负卿。语儿,嫁给我,可好?”

    “我……”

    夜千陵对上慕容尘那一双期待的眼睛开口,但掀起的唇角,却徒然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回答。这一刻,她扪心自问,自己真的爱面前这个男子么?同他爱她那般的爱么?但不可否认,她喜欢眼前平静的日子,而心底深处对面前的这个男子,是有着一丝对其他人都不曾有的不一样。

    应?不应?

    嫁?不嫁?

    她心中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或许,只是一个真心待她、永远也不会伤她害她的人。然后,相依相伴,共相厮守!

    片刻的考虑,在慕容尘的紧张快要转变为不安的那一刻,终于,笑着点了点头,同时应下承诺,“好,尘,我答应嫁给你。只要你遵守你的承诺,那么,生生世世,我亦断不负你!”

    她一诺,重如千金,从来的说话算话,绝不会因任何人或任何事而改变,除非……!

    慕容尘闻言,猛然松了一口气。旋即,点点毫不掩饰的笑意,盈上唇角。双手一收,便将夜千陵整个儿带入了怀中。久久的相拥后,止不住揶揄道,“怎么说得像庙宇中起誓一般?”

    “这本就是一个誓言!”

    夜千陵从慕容尘的怀中抬起头来,认真的纠正他,“君子守诺,你要牢牢地记住你今日说过的话,若有一天违背此誓,那么,你我之情,也就……”

    慕容尘连忙伸手堵上夜千陵的唇,阻止她将后面的那几个字说出来,郑重道,“好,我记住了。但是,语儿,绝不会有那一天,你相信我!”

    “嗯!”

    夜千陵用力的点头,自这一刻开始,她愿意完完全全的对拥着她的这个男子敞开心扉,愿意完完全全的去相信他。心,是暖暖的,似乎,有一丝幸福的味道!

    ……

    小柳与小杨提着食盒、踏着石砖小道而来,远远地看到这相拥的一幕,小柳立即双手捂眼,故作羞涩实则调皮的大声道,“我什么也没有看到,真的什么也没有看到!”

    夜千陵与慕容尘听到声音,立即分了开来。

    夜千陵走向石桌,为自己,也为慕容尘倒了一杯茶,笑着递过去。

    小柳透过指缝窥探前方,继而步伐轻快的走近,将食盒内的食物一一摆出来,同时,传达夜璟天让她带的话,“大小姐,左相,老爷让你们用过午饭后回去,他有非常‘重要’的事,要与你们两个人商量!”

    “什么事?”

    夜千陵一楞,脱口反问道。

    “大小姐回去不就知道了么?”小柳眨了眨眼睛,拎着食盒再拽着身后的小杨便飞快的离去了,似乎是不想打扰了两个人的独处。

    夜千陵与慕容尘不觉相视而笑,他们也正准备回去,想要将成亲这一消息告知夜璟天!

    ……

    日落!

    斑斑驳驳的夕阳透过交错的竹枝渗透下来。

    夜千陵与慕容尘两个人,手牵手行步在竹林内的小道上。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不觉就令夜千陵喜欢,唇畔的笑意,在不知不觉间沁入眸底深处。

    “语儿,什么事这么高兴?”

    慕容尘不经意侧头,恰见夜千陵脸上的笑,不由好奇而问。

    夜千陵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忽的放开慕容尘的手,向前跑了两步,再回过头来,边退边道,“真的想知道?那么,就先追上我再说。”

    那回眸一笑的嫣然,是何等的绝代之姿,令慕容尘一阵恍惚!

    待反应过来时,那一袭白衣早已离了数米之远。快步追上前去,欢声笑语,传遍了竹林每一个角落。

    ……

    小村庄!

    当夜千陵与慕容尘相携下山,踏入小村庄的时候,小村庄内已经飘起了袅袅白烟,各家各户都已经准备起了晚饭,一派平和与安宁!

    “语儿,我们快走吧,莫要让夜将军久等了!”

    “大小姐!”

    就在慕容尘与夜千陵加快速度之际,一名从外面回来的影卫飞速而来,将一封密函送入了夜千陵的手中。

    夜千陵含笑打开,却在看到信函内的内容时,面色猛然一变……

    第三九章 恩怨情仇(一更)

    夜千陵含笑打开,但却在看到信函内的内容时,面色猛然一变!

    “语儿,发生了什么事?”

    慕容尘看着面色突变的夜千陵,担忧的问道!

    夜千陵摇了摇头,旋即冷静下来,敛去了脸上所有的神色,将手中的信函收入衣袖下,浅笑对着慕容尘道,“尘,我有东西落在竹屋了,你先去见父亲,我回去拿!”

    “语儿,我陪你……”

    “尘,莫要让父亲久等了!”夜千陵打断慕容尘的话。

    慕容尘闻言,将心底的那一丝担心暂且压下,不再说什么,只是让夜千陵快去快回。

    夜千陵笑着点头,但却在转身的那一刻,似有似无的叹了一口气。一盘棋、一盏茶,独居林间,管它外面风云变幻莫测,自清静悠闲!这是她喜欢的生活,亦是慕容尘所喜欢的!但,若有一天,让他在她与慕容函郁之间做抉择,他又究竟会做何选呢?

    ……

    夕阳西下,夜拉开帷幕。点点繁星,悄然悬挂上夜空!

    简陋的书房内,点着一盏小烛灯!

    夜千陵与慕容尘并排坐在榻上,对面坐着夜璟天。

    慕容尘侧头望了一眼夜千陵,眸底荡漾着的丝丝柔情似水绵长,在烛光的映衬下,静静的流泻了一室。温暖的手,与小木几下无声无息覆上夜千陵的手。

    夜千陵回视,眸底亦漾着浅浅温柔!

    一袭青衣的夜璟天,将这一切丝毫不漏的看在眼底。已浮现出皱纹的手,轻轻地抚了抚黑白参半的山羊胡须,满意地点了点头。只是,在徒然想起自己消失不见、了无音信、还未找到的女儿‘夜千陵’时,忍不住面色一黯。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过得可好?

    慕容尘缓缓地收回视线,神色认真的望向对面的夜璟天,说出了他与夜千陵要‘成亲’的决定,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应与!

    夜璟天自是不会反对,并且,还高兴的很!

    几人的心思,早已想到了一块。

    ……

    再陪着夜璟天坐了一会后,慕容尘与夜千陵两个人起身,准备离去。

    而夜璟天忽然开口唤住夜千陵。

    ……

    慕容尘离开后,书房内就只剩下夜千陵与夜璟天两个人。

    夜璟天关切的问道,“语儿,派出去寻找‘陵儿’的影卫,可有带回来消息?”

    夜千陵早已料到夜璟天留下她要问什么,张了张口就想要说出一切。可,话到了嘴边,又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犹豫徘徊的给咽了下去,实不知该如何说!

    “还是没有么?”

    夜璟天良久等不到夜千陵的回答,目光渐渐的黯淡了下去,自言自语般叹息道,“若是能找到‘陵儿’,让‘陵儿’喝一杯你的喜酒……”

    “父亲,别担心了,妹妹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夜千陵也唯有如此安慰!

    但愿如此!夜璟天点了点,片刻,将眼中的伤然压下去,慈笑着道,“语儿才刚刚回到为父的身边,就马上要成亲了,为父倒还真有些舍不得!”

    “父亲,女儿即使成亲了亦不会离开你!”

    “说得也是!”夜璟天笑了!

    ……

    第二日一早!

    小杨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早餐,但却久久不见夜璟天出来。夜千陵问了小柳才知,夜璟天竟在安放灵位的屋子呆了整整一夜,直到现在都还未出来!

    转身,向着安放灵位的那一间屋子走去,敲门而进!

    “语儿,你既然来了,那就过来给你母亲上一柱香!”夜璟天回头,对着踏入屋子的人道。

    夜千陵点了点头。夜璟天对已逝夫人的感情极深,在她离开的五年中,都未曾续弦,膝下也就只有‘夜千陵’与‘夜千语’这一对双胞胎女儿而已!

    这般想着,待收回思绪,已是上完了一炷香!

    夜千陵上前一步,将手中的香插入烟炉当中。余光,在这时不经意瞥见面前那一排灵位的最左侧,立着一块刻

    第 24部分阅读

    -

第 24部分阅读

- 看小说 http://book.kan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