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

本宫又死回来了 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

分卷阅读24

      倒是高公子回过神来,直指皇上鼻尖,手指还微微有些颤抖。

    皇后觉得,那大概是被气的,为着皇上污蔑了他们这些布衣心目中圣明无比的男神。

    “啊呸,你是皇上?”为头的差役终于回了魂,一挥手,一堆衙役直接冲着皇上扑了过来,连皇上最后喊的那句朕有腰牌,都活活被淹进了人堆里。

    为首的差役一边和高公子一块儿围观群殴,一边还捏了个兰花指,捏着嗓子细声细气的补了一句。

    “你要是皇上,那我就是正宫的皇~后~娘~娘~了。”

    白行远跟在皇后身侧,一脸阴沉的往外看了为首的差役一眼。

    “娘娘。”

    皇后默默点了点头。

    “让衙门今天不必开庭审了,先关一晚上再说,皇上左不过今晚不打算回宫,住哪里不是住,至于这个人,你看着办,不必来回本宫。”

    出来丢人现眼好歹也要顾及一点自己的脸。

    先前说自己是仗势欺人,皇后好歹还觉着有点欣慰,总算知道顾着皇家颜面。

    这会儿倒好,被人打两巴掌就把身份嚷嚷出来,他不怕被人笑,总也得防着有人行刺吧。

    “让东厂好好看着皇上,别让人趁机下了手。”

    “此人粗鄙庸俗,污蔑圣上,只怕如此犯上作乱的言论,不好满大街的嚷嚷。”高公子一拂衣袖,本还想掸掸袖子上的灰,一低头又发觉自己浑身上下全都是灰,便也作罢。

    “堵了他的嘴,扔大牢里,这人敢如此在京中横行霸道,必定有人撑腰,你们带下去,只管好好审,审出来了,也是你们大功一件。”

    皇后觉得,高侍郎还真是教出来了一个颇合己意的儿子。

    “娘娘,皇上那儿,微臣会亲自看着,以防万一,只不过……”所有侍卫早在皇上被打之初就全被捆了丢去门口,衙役们足足打了有小半个时辰,为首的才意犹未尽的喊了停,给皇上戴上全套的枷锁,还往叫上栓了俩防止犯人逃跑的大铁球,这才一走一踹的押着人回了衙门。

    皇后早就懒得再看,让白行远关好房间门,只等聚贤楼全部关门了,自己再从后门走。

    “只不过你没亲自看着,本宫去秦香楼,总有些不太好是吧。”

    白行远默默的点了点头。

    “娘娘若觉得秦香楼古怪,微臣自会替娘娘查明,娘娘无须身犯险境。”

    皇后轻轻叹了口气。

    她就是心再大,也不可能放着皇上安危不理,更何况皇上去逛青楼,想必东厂每每都派人暗中跟着,前因后果只怕是已经查了个水落石出,只不过怕自己听了觉得齿冷,加之皇上也没出大事,便也没往自己这儿报。

    毕竟要是把皇上每天做的那些个事都给自己来说上一遍,不用七天,自己就能给活活气死。

    “那便去查,皇上怎的就对一个青楼女子如此上心,实不像是皇上从前的喜好,本宫实在担心。”

    白行远斩钉截铁行了个礼,头也不回的直接翻窗户蹦了出去。

    然后就在窗户合上的那一瞬间,皇后只来得及看到青扇忽然整个人身子一歪,接着一个自己熟得不能再熟的黑色身影一手抄起青扇,轻轻把人放在地上,又伸手蒙住了自己嘴巴。

    再然后,走廊上似乎是板壁摩擦打开的声音响起之后,毅亲王那化成灰她都听得出的美好嗓音,就在一墙之隔的板壁的走廊上,出现了。

    “居然还有东厂的人,皇兄不都已经被押去大牢了么。”

    “王爷英明。”

    “这可巧了,居然有东厂的暗桩在,还能放任小小一个衙役把皇上下狱了,整个京城,还有谁那么大胆子?你们最近是越发的长本事了。”

    回话之人沉默了一会儿,才恭恭敬敬的继续回话。

    “回主子,小人查过,带人抓皇上的是新进衙门的差役,今天本不该他当班,只不过当班那人昨夜吃坏了肚子,临时请了假,才让他代班。下头的人,谁能见过皇上真容,连高侍郎家的公子都没能见过,还跟着去往衙门里送了不少打点,说让判得重些,就连今日当值那人昨晚吃剩的吃食,小人也去看过,确实是坏的,东厂得皇后娘娘严令,不得轻易出手,皇上这事,实属巧合。”

    “皇后最近倒是奇怪,从前皇兄若是一会儿不见了,她便着急得不行,今天这么久了,也没见她有动静,不像她。”

    “容小人说句犯上僭越的话,皇后娘娘最近的动作,都不对劲,是不太顾着皇上了,后宫也放手交给德妃淑妃,大家都说皇后是被皇上那一巴掌打得伤了心,小人觉着也是,皇后和皇上成亲多年,这还是第一遭动手,难免寒心。”

    “上次的事,查出来了么。”

    于是隔壁又是一声膝盖撞地的声音。

    “请主子恕罪,小人无能,实在查不出来,东厂也在找,到底是谁能一下子把这么多人杀得这么干净,没留一丝痕迹,但也没消息。”

    皇后把蒙在自己嘴上的那只手给扒了下来。

    她还在想着怎么去找这位天卫,这倒好,自己就这么巴巴的送上门了。

    第18章 出现

    “大胆,私自窥视本宫乃是死罪。”虽然说这种话,让青扇或者青萝这种既可以充当侍女,又能在必要时候充当狗腿的人来说,气势上更加流畅一点,但介于范狗腿早就和青萝回了宫,白行远跟着皇上去大牢里打点,外带青扇已经第一时间倒地不醒的惨烈现实,皇后最后还是自己说了出来。

    天卫早在皇后扒拉下自己手的那一瞬间飘离了皇后身边,一直听得外面彻底没了声息,才冲皇后点点头,表示解禁。

    等皇后一口气流畅的把罪定完,施尉一张门板一样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种可以称之为讥讽的笑容。

    “天卫连皇上之命尚且不用听,何况皇后。”

    换言之就是大爷我杀了你那么多次,只要我想,以后杀你的机会动动手就有了,你还不知好歹的跟我讲规矩?

    “既然如此,你可是想再杀本宫一回?”皇后早就已经接受了这种死去活来的设定,破罐子破摔的坐在凳子上。

    只不过他说天卫可不听皇上之命?

    那他最开始杀自己那几回算是个什么事儿!

    “你是例外。

分卷阅读24

- 看小说 https://book.kan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