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为今朝 作者:咸味

分卷阅读4

      下请您入宫。”轿子毕恭毕敬候在门外。

    祁越生目送卫觉进了软轿,扇子在手中握得变了形。

    “卫夫人,老夫今日还是来劝你的。”

    “老先生请说。”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收藏评论~

    作者需要鼓舞!

    下章完结

    第2章 下·女帝李钊

    -祁国金銮殿-

    “陛下,三思啊。”满朝文武跪倒情愿,“请陛下发誓不娶前朝公主为后。”

    “请陛下三思。”

    “你们!我就是要娶她为后……槿朝,你怎么来了?”祁紫玉眼圈红了。

    “陛下勿言。”卫觉眼中悲切,她背后站着紫玉最为信奉的老谋士,“先生说了,槿朝若是还爱陛下,就该为陛下分忧解难。请陛下收回成命。”

    “请陛下收回成命。”满朝文武。

    “你们好啊,反了,都反了。”

    “陛下,臣以为可派公主前往李国和亲,巩固两国友好关系。断断不能绝了食盐的来路。”老谋士踏出一步说道。

    “槿朝请行,请陛下成全。”卫觉面上一片淡然,仿佛尘世已经离她远去,实则内心一阵激荡,多年来的谋划,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你们,非要逼得朕众叛亲离?!”祁紫玉怒发冲冠,双手紧紧抓住御座两端,“槿朝,连你也要离开我吗?”

    “槿朝,会一直记挂着陛下。”卫觉一笑,转身,祁紫玉向来放不下权势,窃来的国主地位哪能轻易放下,可如今君臣离心,又有侄子虎视眈眈,想来这位子是坐不稳了。

    卫觉徐步走出大殿,身后吵闹熙攘,再与她无关。

    ============================

    -李国皇帝寝宫-

    “钊姐姐。”文若被架在脖子上的剑抵住了咽喉,一说话就刮伤了脖子,“同窗一场,何必这样为难我。”

    执剑的手没有丝毫颤抖,李钊面容冰冷:“帝王寝宫也是你等可以随意出入的?”

    “不想钊姐姐竟然有如此妙的功夫在,文若甘拜下风。”文若面上轻松,还双手告礼。

    “我也没有料到平日里提个水都要喘气的小子,竟然有如此大的胆量夜探帝宫。”李钊自然不会就这样放过他。

    “钊姐姐,我只是来捎个信。”说着他瞥了眼方才打斗时掉在地上的信封。

    “你倒不如那些骂我混用无能的刁民一般,落到我手里就一心求死,为主捐躯。”李钊听了这话,讽刺道,“想来还是惜命的。”

    文若被轻易看穿想法,脸上有些羞赧:“惜命又如何?”

    “那你是愿意为一条贱命奉上一切了?”李钊的剑往前送了些,在文若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可惜,我这帝宫进的来出不去。”

    “钊姐姐,你就看在我喜欢过你的份上饶了我吧……”文若只是想借最后的挣扎扰乱李钊的心神,但是她没有让他如意。一溜宫女在李钊一个手势下全部围到哑声的文若周遭。

    “好啊!”李钊噔得收了剑,“给文嫔收拾收拾换身衣服,这么漂亮的脸蛋,可别划伤了。”

    “啊!!!”文若的四肢直接被卸了,他忍着剧痛,哆嗦着嘴唇,“你……”

    “安王出来的必为懂礼的,哪需要管教嬷嬷,文嫔,你且安心,安王那的聘礼我一定备下亲自送去。至于平乐王……那就要看你乖不乖了。”李钊眉目间凌厉散去,露出一点小女儿的羞涩,“文若不一直说要嫁给我的吗?如今得偿所愿,怎么又要反悔?”

    “那是我年少无知,没有认清你这副恶毒心肠。”文若被散去了武功,放倒在床上,面露屈辱,“我父亲安王分毫不知,你不要害他。可怜他还以为你是需要保护的幼女。要不是子非帮我认清……”

    “平乐王的小子,比我好在哪?”李钊笑容再度冷下来,露出几分诡异,“难不成就因为他是个男人?”

    “休要胡言乱语!我和子非只是朋友。”

    李钊看着挣扎的文若嗤笑出声:“那,杀了他也没关系吗?文若。”

    文若想起方才的威胁,额头渗出几丝冷汗:“我做你的文嫔,你可否保证不动他?我父亲并不知晓我所行之事。”

    “一言为定。”李钊捏住文嫔的下巴,“你会感谢我的。”

    李钊看着文若想要躲开又有所顾忌,不敢移动分豪的样子,哈哈哈哈笑了起来:“朕今晚不动你。”

    ==================================

    -李国御书房-

    “近日可有什么新鲜事?”李钊点开梅花,问立于一旁欲言又止的内阁学士。

    “回陛下,祁国派来和亲公主,望能互通商路。”

    “哦?这倒是奇了。”落于纸上的红梅点点,煞是好看,李钊手下不停,点出一大片梅花来,“是从哪领了个带血缘的养女过来?最大的也不过就三四岁吧。”

    “回陛下,是前朝卫国长公主。”

    “原来是故人。”李钊点梅花的手一顿,留下一个大污点,随即补救回来,“哪位礼官去谈判?半点不得让步。”

    “那我国这边要让哪位殿下迎亲?”

    “开宴席。”李钊笔一停一顿,梅花枝干的曲折恰到好处,“卫觉向来懂事。朕要亲自去接她。”

    “微臣遵命。”那官员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未听到李钊后半句说的什么。

    “等等,你看我这副逗梅图可好?”李钊落笔,画成。

    “以微臣之见,陛下圣笔,自然绝妙,只是此图不肖梅,倒似个觉字。微臣告退。”

    李钊蹙眉,顺着梅花脉络摸下去,果然成了个觉字,陡然脸色阴沉下来,双手拽住画的两角,撕碎摔到了火盆里。灰烬与火星一起飞起来沾在李钊华美的衣袍之上,点点红梅湮没在火苗之中。

    李钊绽开笑容:“卫觉,多日不见。”

    “卫觉,你真的回来了啊。”

    “卫长公主,你我也是故人,不必多礼。”

    “卫觉。”

    排演起见面场景的李钊突然想起什么,问向身边人:“去问问,卫长公主的玩物是否还在?”

    说完李钊翻起自己的首饰,她记得卫觉送给她的那个簪子应该还在。胡乱翻了一通也未找到,李钊只能唤来宫人:“我那压箱底的簪子呢?”

    “回禀陛下,让文妃拿走了。”

    ===========================

    滔滔不绝夸画品的文妃呆愣着停下来:“陛下,您说什么?”他本以为这段时间他的伪装屈服已经让李钊放松了警备,至少能给他时间搭上外面把他救出去,可是这刚约好了时间逃离,李钊就已经知道,要赶尽杀绝了吗?

    “朕乏了,回御书房。”

分卷阅读4

- 看小说 https://book.kan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