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6

白露为霜 作者:六遇

分卷阅读86

      ,”谢临笑道。

    他虽然带着笑,却未必真有那么客气,七毒门那几人闭了嘴,不知互相嘀咕了什么,留下两人,另外一人又匆匆去了。

    片刻后,朱樱半掩着脸,哭哭啼啼地走了出来。

    她一见到上官非,就哭喊着跑了过去,扑在上官非身上,语调凄凉:“……奴家早已与这位公子托付终身,哪知家中父母欠下巨债,逼不得已,只能含泪断别……”

    谢临只觉得十分熟悉,略一细想,是她跟秦惜骗自己的时候说过的。

    他松开了扶着上官非的手,上官非便倒在朱樱身上,两人好似一对苦命鸳鸯。

    “噢,你是缺钱么?”有声音恍然大悟。

    谢临抬头看去,见一个被众人簇拥的男人,心知这便是七毒门主了。

    第86章

    七毒门主身形纤细,长相尚有青涩感,看年龄是至多十七八岁的少年,像一株江边的弱柳。

    朱樱忙着哭嚎,没顾得上理他。

    他又道:“你是不是想假装跟我好,哄我给你钱,再回去跟他私奔?”

    他好像完全不知道朱樱是什么德行。

    朱樱泪眼模糊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便垂下眼睛去,时不时地抽泣几声,惊恐又委屈的样子。

    “我以为你喜欢我,还挺高兴呢,”少年声音轻轻的,“没关系,我帮你把债还上,你别哭了。”

    “……真的?”朱樱当即止住了哭泣,她摸了摸上官非的鼻息,“他的解药……”

    “我找颜婴夕来解,”少年说罢,又转向谢临,“你的人也要他给你带回来。”

    朱樱笑颜如花,因为先前哭得太用力还打了个嗝。

    美男常有,冤大头美男不常有。朱樱赚足了便宜,连带着对上官非也温柔起来,小心地把他扶起来,胳膊绕过自己肩膀。

    七毒门主双手合十,摊开掌心,一只蝴蝶从树梢落在他指尖,停顿了一眨眼,又飞进了密林中。

    “他很快会收到的,各位先来圣坛等待吧。”

    颜婴夕仍未想出能让秦惜满意的借口。

    “你自己留下来不行么,非要给谢临一个交代?”他开始不耐烦,看见飞过来的蝴蝶,把它抓在了掌心,“门主找我。”

    “他很幼稚,一点小事不顺心就要发作人,而且很难打发,”秦惜道。

    颜婴夕怀疑:“我觉得他看上去不太像是你说的这种人……”

    圣坛是七毒门最高的建筑,四角挑起弧度夸张的檐角,屋顶铸着人身蛇尾的玄女像,柱梁上的花纹瑰丽又奇特,带着诡谲的气息。

    在圣坛里望出去,能把整个七毒门尽收眼底。

    七毒门主走到谢临面前,微仰着头盯着他:“你的眼睛看不见吗?我可以帮你治好。”

    “你治不好的,”谢临道。

    “我有眼蛊,让它钻进你的眼睛里,你就能看见了,”他说着这恐怖的话,语气却认真又笃定。

    让谢临想起了秦惜骗他的时候。

    他心思一沉。

    “他们回来了,”七毒门主道,他坐回石头雕刻的宽大椅子上,双脚够不着地,轻轻晃动着两条腿。

    颜婴夕背着手,走到石椅前,摸了摸七毒门主的头发:“……找我来,是不是想要让朱樱安然无恙地离开?”

    少年跳下石椅,指着上官非:“还要给他解毒。”

    “我要是不呢,”颜婴夕板起脸来。

    “不要闹了,”少年拉着他的胳膊,笑道,“朱樱带给我很多快乐,所以其他我都不计较了。”

    谢临抓住了秦惜的手腕:“干什么去了?”

    秦惜并不是自愿走开的,因此觉得这话十分无理取闹,只说了声:“走吧。”

    谢临一顿,没有再追问下去。

    “你不能走,”颜婴夕扬眉,“不然我就让上官非中毒身亡。”

    七毒门主扯了扯他。

    颜婴夕喜怒无常,甩开了他的衣袖:“白谭,你明白我的脾气,只要秦惜留下,其他随便。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机会难得,想与他比试比试,看看杀了我门中蛇蝎二使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少年咬着嘴唇,端详着颜婴夕的面容,又极其自然地点头:“那好吧。”

    “门主说过的话,便不算数了?”谢临道。

    白谭有些莫名其妙:“我刚才是那么想的,所以那么跟你说,现在我主意变了,不是很正常吗?”

    歪门邪道的都不好讲道理,谢临深深看了秦惜一眼:“倘若我一定要带他走呢?”

    “那你们都走不了,”白谭道。他的表情纯粹又安静。

    “你好惨啊……”朱樱又抱着上官非哭起来。

    “我没事,”秦惜低声道,“你带着他们走。”

    谢临冷声:“你闭嘴。”

    “上官非的毒,喝下解药,还需要在炽热之地呆上九天才能彻底解除,”颜婴夕道。

    初春之时,其实没有哪个地方能有高温。除非是人为刻意造成,比如说剑庐。剑庐常年火浆烈烈,炽热无比,藏锋山庄恰好就有剑庐。

    这简直太有针对性了。

    谢临半信半疑。

    “我会去找你的,”秦惜反握住谢临的手,“如果我没去,就来救我吧。”

    谢临屏住了呼吸,他以为自己没听清楚,想把秦惜说的话听得更仔细一些,但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心脏砰砰地跳,好像要迸出来。

    秦惜从前说过的哪一句话,都不如此时的动听。

    “好,”他终于艰难又悸动地吐出话

分卷阅读86

- 看小说 https://book.kan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