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8

白露为霜 作者:六遇

分卷阅读88

      样的巧合吗?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已经不对了,他却还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第88章

    谢临叫庄众去安置上官非,人尽数退光了,他走过去扶起林青云。

    “剑庐花了多少钱造的啊……”林青云念叨,眼看着要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谢临一手架着林青云的胳膊,轻声道:“林楹有个弟弟,叫林榭,是么。”

    林青云肥胖的身体像凝固了似的,他整个人都保持着僵硬的姿态,却忽然有了力气能自己站稳了。

    “庄主帮我捏造名字时半点心思也不肯花,”谢临笑道。

    林青云的小眼睛飞快地瞟了瞟他:“你知道了。”随后他又嘟囔道,“名字这玩意儿,太难取了。说实话,我差点想帮你取名叫旺财……”

    谢临皮笑肉不笑:“那可是多谢您,高抬贵手。”

    “你要回林家去了?”林青云问道,他搓了搓手,“这些年山庄都是你在帮忙打理,你突然走了,我可能还有些不习惯……”

    “我刚才只是猜测,现在能确定了,”谢临道。

    林青云的小眼睛瞪圆了,他飞快地捂了捂嘴,又讪讪地摆了摆手:“林楹邀你去林家,我就知道瞒不了多久了。随你高兴……”

    谢临看了一眼左腕,那里的皮肤已经光洁如初,再看不出疤痕。他垂下胳膊:“我怎么死的……是自绝吗?”

    说起来是毫无印象的事,从嘴里问出来,谢临心里却仍是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楚。

    林青云沉默下来,他背过身去,迟了一会儿,才道:“不清楚。我在栖霞岭的山崖下捡到你……满身是血,那时候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一转眼,都十年了……”

    “山庄里精于武功的人虽不多,”谢临打断他,已经转了话头,“但个个都被庄主教得精明,该不会连毁掉剑庐的人是谁都没看清吧。”

    林青云愁容满面地转过身来,颤悠悠叹了口气:“我的公子啊,非要追究这么清么。你知道的太多,往后还回不回林家了。”

    谢临只望着林青云。

    “罢了罢了,我不说你也能猜出来,”林青云一撩衣摆,哼哼唧唧地坐在了地上,“除了林家小姐,还能有谁呢?无非是想叫你回去,你一进林家大门啊,八成就出不来了。”

    “哦,”谢临笑了笑,“那就不进去。”

    上官非换了干净衣裳,谢临便带着他去林家。他说着不进去,也果真没有进去,站在林家的朱红大门前,让朱樱去敲门。

    两扇大门缓缓开启,出来的人竟是林楹。

    谢临微微退了半步。

    朱樱道明来意,林楹爽快应下,表示不管上官非呆多久都可以,哪怕从此住在剑庐里也可以。

    朱樱大喜,道过谢后,便扶着上官非跟随林家的家众进去了。

    “谢公子来了,跟我一道去看一看断剑吧,”林楹转向谢临,笑意嫣然。

    她生得温雅端庄,黛眉凤眼,自有一种世家大族的气度。谢临从前没注意过她的长相,此时才看出与自己的些许相似。

    他收回思绪,客气又疏离地微笑:“既然断了,再续回去也不是那一把了,林姑娘又何必多费心思……多谢林姑娘对我师弟施与援手,我还有要事,就先告辞了。”

    “诶,”林楹疾走了几步,甚至有些不太合礼数地站在了谢临面前,“非去不可的事?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或许能帮上些忙。”

    月亮又白又圆,大得仿佛低垂在了天边,触手可及。

    秦惜与颜婴夕藏身在去往七毒门的必经之路上,茂密的树枝掩了身形。

    “白谭已经让你身体里的生死蛊沉睡了,至少三天内,谢临找不到你的,”颜婴夕道,“看来他们正道的人路数也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嘛。”

    “如果你去做杀手,一定死得很早,”秦惜说。

    颜婴夕不以为然:“不想让我说谢临不好?真奇怪,没几个人能受得了生死蛊的痛苦,谢临在你身上用这种东西,可见并不怎么心疼你,你却处处护着他……”

    “我自己就能诱出来颜婴朝,没必要在七毒门,”秦惜冷声道。

    颜婴夕一抬手,示意自己闭嘴了。不到一眨眼的功夫,他又道:“……哥哥也不心疼我。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只因为我杀了一个朝廷命官,他就把我关到死牢里去……明明我杀的人,是毁掉我们满门的仇人,哥哥却说,我不懂事……”

    他把脸转向秦惜,眼眸里的难过真实又沉重:“我是他唯一的亲人,有什么比我更重要吗?”

    秦惜的侧脸冷漠又静谧,他并不言语。

    “我要杀了哥哥,反正他也不爱我,”颜婴夕轻轻地道,他的眼睛清澈如水,雪白长发映着莹莹的月光,“你也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吧。拥有另一半生死蛊的人,想解是可以解的,可是谢临没有。”

    “他怕你失控,怕你滥杀他们眼里的‘无辜好人’,就算你承诺自己根本不会,他也不相信……一旦觉得你做错事,他就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惩罚你。因为你是个坏人。”

    秦惜握紧了短刀。

    “我也是坏人,”颜婴夕漫笑了声,“哥哥说,心思狠毒的人,天性如此,改不过来的……坏人都应该被正直的好人们杀死。”

    秦惜仍然不着一词。

    颜婴夕把注意力放在月影下的小道上,才听到秦惜说:“你活该。”

    对秦惜来说,他跟谢临是不是一路人根本不重要。至少谢临好好地活在跟他不相干的清白岁月里,他只要在心里默念着,就已

分卷阅读88

- 看小说 https://book.kan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