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2

白露为霜 作者:六遇

分卷阅读112

      睁开眼睛,醒了。

    颜婴夕吓了一跳,慌忙地把手攥了拳头往背后藏。他直直地盯着颜婴朝,半晌才露出喜极而泣的神情:“哥哥。”

    颜婴朝看见他哭,愣了一愣,却又扭过头去不再看他:“既然要杀我,怎么又下不了手?”

    “我不杀哥哥了,”颜婴夕摇头,“我想跟你一直在一起。从现在开始,我们把过去都放下好不好,你答应我吗?”

    颜婴朝脸色苍白,精力还有些不济,他迟了一会儿,拧紧了眉:“……你说放下?”

    与此同时,他心里想的却是常月那一副散落的白骨。怎么能如此轻巧地就放下了,那是一条无辜的人命啊。

    但现在的颜婴夕性情乖离,喜怒无常,此时他若不点头,恐怕他会马上变脸再杀他一次。

    颜婴朝目光飘忽,颜婴夕却是紧紧地盯着他,同时竖起了耳朵。

    反正,他除了哥哥,什么都没有了。要是哥哥不答应,他只能用傀儡蛊了,不管怎么样,他总要跟颜婴朝在一起的。

    好像过了很久,颜婴朝轻声道:“好。”

    那一瞬对颜婴夕来说,所有的委屈好像真的烟消云散了,他重新得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颜婴夕流出眼泪来,又去抱着颜婴朝,笑着说:“我好开心,我好开心。”

    颜婴朝虚虚地抚了下颜婴夕的后背,他望着山洞粗糙的石壁,咬了咬牙,嘴角扯出一个谁也看不见的笑容来:“等我好了,我们先去一趟王府,我跟王爷辞行……”

    颜婴夕有一会儿没作声。

    “他毕竟帮颜家报了仇,我道句别,从此就跟你归隐山林了。”颜婴朝轻轻推开颜婴夕,拉着他的手笑道。

    “好吧……哥哥就是这样的人,生怕欠着别人,”颜婴夕终于答应,他撇着嘴,托着脸腮点头,但那眼神却像是因为了解颜婴朝而骄傲。

    第120章

    正是清晨,奚明雅踏进了王府的牢里。他走得悠然轻慢,好似要去散心。

    外头是夏日,地牢里却凉气逼人,不算充分的光线从一排排气孔射进来,映得奚明雅的脸庞明明暗暗。两个护卫无声地跟着,直到奚明雅停下脚步,摆了摆手,独自一人进了那间牢房。

    奚明雅一眼便看见了秦惜,秦惜浑身都湿淋淋的,手腕被悬挂的镣铐紧紧锁着,漆黑的锁链勒进了皮肉,已经干涸的血印顺着小臂蜿蜒进了衣袖里。

    听到了动静,秦惜便抬头望过来。才不过三四日,他的脸色已是苍白憔悴,眼神有些模糊空茫,但在看清楚来人时,他的眼神又立刻明晰起来。

    “还说不出来凶手是谁?”奚明雅道。

    秦惜紧紧地盯着他。

    奚明雅又道:“你见过翠竹映霞吗?……把一片竹子削成尖刺,而后把人在竹刺上拖行,鲜血淋漓,嫣红如霞,与竹子的翠色相映成趣……”

    他顿了顿,又道:“你这几日都没合过眼,是有些难受,不过比起翠竹映霞的滋味,实在算不得什么。”

    “……凶手是谁,”秦惜道。

    奚明雅露出笑容,他微微点头:“是你。”

    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限,秦惜头疼欲裂,但还是思忖了一番如何应对。过了半晌,秦惜道:“我要是认了,你会杀我吗?”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警惕又戒备,反而流露出单纯与走投无路来。

    奚明雅仍笑着,他甚至伸手帮秦惜擦掉了脸侧的水渍:“我只是叫你知道,在我的手里了,就听话一点。我说是你杀的,就是你杀的……”他的声音放得很轻了,还有些亲和之意,“你只能承认。”

    “好像没得选。”秦惜勉强站稳,他深深地呼吸了几下,咬了咬牙,“……那我母亲呢,为什么你要……”

    奚明雅脸色刹那间大变,他目光森冷暴戾,像被人触到了逆鳞。接着奚明雅右手扬起,狠厉的一鞭在空气中带出声响,抽在了秦惜身上。

    那一鞭子落下去,几乎是同时便见了血,红艳艳的血珠顺着鞭子尖滴在地上,沾湿了尘土。

    秦惜狠狠咬住了嘴唇,他本就昏昏沉沉,此时的剧痛像生生把头脑劈开了,甚至无法用言语形容。他快要痛昏过去,连一声惨叫也发不出来,只是张着口喘息。

    “你怎么敢问我……你原本是个孽种,不该存在这世上……”奚明雅语气刻毒却面无表情,手上又是凌厉的数鞭打了下去。

    垂挂的铁链在叮当作响,秦惜无法躲避,也喊叫不出声。他察觉到苦咸的液体落在唇边,那多半是眼泪。

    他在仇人面前,竟然要因为疼痛哭出来。

    怎么能呢,这是他此生不死不休的仇人。他什么苦没吃过,怎么能够连这一点痛都忍不了!

    可秦惜确实疼,他连意识也有些颠倒,脑子里便想起来,上一次这么疼,还是谢临给他种生死蛊的时候了。

    奚明雅没有停手的意思。鞭子下的这具身体年轻修长,此时已经遍体鳞伤。血腥味弥漫开来,愈来愈浓。

    奚明雅又扼住秦惜的脖颈,他并不吝啬力气,清晰地察觉到颈骨在手掌里发出轻微的声响。

    死亡并没有什么准备时间,它来得迅速,又不可抵抗。可这个时候,秦惜忽然说了一句话,几乎是无声的:“……我想他……”

    情爱无用,只叫人软弱。

    秦惜曾经这么对谢临说,万万没想到在自己身上应了验。他在生死关头,顾及的竟是儿女情长。

分卷阅读112

- 看小说 https://book.kan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