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6

白露为霜 作者:六遇

分卷阅读116

      又是慌乱,听了朱樱这话,竟是趁着秦惜暂时停手冲出了屋子。

    “好久不见,”朱樱一点也不怕这突然出现的杀手,还拿手肘扛了下他,“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别碍事,”秦惜冷冷地道。

    “听说谢临正在找你,你却又来做杀人的事,你猜我会不会告诉他?”朱樱笑嘻嘻地道,“你帮我一个忙,我就装作不知道……你帮我试试,上官家那小子,爱不爱我。”

    说罢,她跳了出去,一副狼狈逃命的样子。

    一把寒刀,即将要碰上朱樱的后背,正在与薛听僵持的上官非见到此景,立刻红了眼,他想也不想地朝着朱樱扑过去,还用自己后背转过去,试图帮朱樱挡下一刀。

    “我真感动,”朱樱热泪盈眶,去摸上官非的脸,“你不是不理我了吗,怎么还要救我?”

    刀子到底刺进身体了没有,上官非没有感觉到,反正照着那个架势,自己这时候多半是活不了了,此时朱樱这幅样子,又平添了几分凄美。

    上官非只觉得是生离死别的关头,便也流出眼泪来,字字真切:“我喜欢你,就算你做这么多让人生气的事,我还是喜欢你……我想娶你,可惜不能了……”

    薛听在旁边嘲讽地嗤笑了一声。

    “怎么不能!”朱樱跳了起来,“能啊,我们现在就去成亲!”

    “我不是要死了吗,”上官非惊讶地道,他扭头去看那持刀的人,却见那人又与薛听斗在了一起。

    朱樱只扯着他跑,不让他再去看:“别管他了,多管闲事小心你的小命,来来来,我们去成亲……”

    一时这独居又安静下来。

    薛听当然不是秦惜的对手,很快被挑飞了剑,他还没来得及躲开,又被一脚踹出了数丈远,滚落在墙边。

    秦惜步步逼近,薛听瞳孔放大到极致,他拼命地往后挪,恐惧地道:“你是谁,我何处与你有仇?”

    回答他的是飞溅的血与钻心的疼痛,薛听再没发出声音。

    数日后,奚明雅来了懿园,开口便道:“薛听没有死。”

    “手脚筋脉俱断,废人一个了,”秦惜静静地道,“现在你想要他的命,随便找谁去都能帮你办成。我想积点德。”

    奚明雅突然笑起来:“积什么德?”

    秦惜也笑了笑:“我这条命,想多活些时候。”

    “那你应该跪下来求我,积德没有用,”奚明雅道,“既然没杀薛听,就再去杀另一个人,上官云。”

    秦惜愣了一下。

    秦惜道:“我不是他的对手。”

    奚明雅又道:“你从前在楼外楼,也是这般任性的?打不过谁,便可以不去?我要你去,却也没说一定要你活着回来。”

    秦惜本来是寻个借口,此时只觉得自己寻得不好。

    杀上官云不要紧,只是难免会惊动谢临。可如果再添一些杀人的事,谢临怎么还会原谅他,怎么还会见他。他想到两人不能再见便心如刀绞,立刻要贪生怕死,什么都顾不得了。

    片刻后,奚明雅略带惊讶地看着秦惜跪了下去,腰背挺直,头微微低着,声音听来也是低的:“我求舅舅,让我多活几日。”

    卑微至极,低下至极。

    奚明雅忘不了那一个雨夜秦惜狠意刻骨的眼神,怎么都觉得眼前这人不是同一个。秦惜一直都想杀他,那么冷漠倔强,怎么可能跪下来求他?

    奚明雅微微俯身,伸手掐着秦惜的下巴让他抬起脸来。嘴唇,鼻梁,垂着的眼睫,显露在眼前,奚明雅却是浑身一震,这个角度,太像明懿。

    他狠狠地甩开手,秦惜的脸也被打到一旁。

    “别那么废物,”奚明雅站起来,冰冷地道,“我会派人来教你练武,这期间不准踏出懿园一步,什么时候你能杀了教你练武的人,再出来。”

    这听上去不是个坏消息,武功多厉害一分,杀奚明雅便也容易一分。不管奚明雅到底为什么让他杀人,至少这段时间心头负担能少一些。

    秦惜本来想真心地道一声谢,但恐怕会激得奚明雅更怒,便沉默不言。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暂时走一步是一步。

    第126章

    林家的心法唤作“乘风诀”,当年本是江湖赫赫有名。林楹多年来操持家业,顾不上重视家族武学,十年风云更替,江湖人几乎把乘风诀给忘了。

    谢临借着林楹的指点,又翻出林家的武学藏书,半年苦练,便捡起了从前学得的功夫,精进之处不可与往日而语。

    他握着赤色的长剑,恍然忆起当年的不知天高地厚,百感交集之余又怅然沉重。林榭一心想成为天下第一的高手,那是他年少轻狂。谢临却是没得选。他必须成为最厉害的那个人,唯有如此,秦惜才能活,他们才能一起活。

    天干气冷,很快便落了第一场雪。

    谢临拦住了要扫雪的家仆,在雪中堆了个雪人。他把长剑扔在一旁,蹲下/身去,把雪人身上的雪花拍瓷实,最后拿了几根糖葫芦,插在雪人肚子上,又挑挑拣拣拔了一根出来。

    透明的糖衣裹着红艳艳的山楂,看着分外诱人。

    谢临捏着那根糖葫芦,张口咬了半颗,酸甜的滋味在口腔里弥漫开来。他尝到这味道的一刹那,就再咬不下第二口了。

    藏锋山庄也下过雪,他们在大雪里吃糖葫芦,秦惜跟他抱怨不甜。

    此时此刻你在哪里呢。有没有看到这一场大雪?

    谢临闭上眼睛,把残缺的糖葫芦放回雪人身上,他拿起赤霄,连询问的

分卷阅读116

- 看小说 https://book.kan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