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6

白露为霜 作者:六遇

分卷阅读136

      来。奚明雅大概是怕他真的病死了,终于叫了府中大夫来诊治。

    那大夫诊了诊脉,让那请他来的护卫去街上买一味药材,随后坐在床边,手里掂着卷医术。大夫眼睛粘在书页上,嘴里却道:“再淋几场雨,大罗金仙也救不回了。”

    “岑归月,”秦惜微微动了动嘴唇。

    停云轩那次,李何之所以邀谢临,是想在武林盟有一席之地,谢临应允了,又托他照看秦惜。李何便说他座下首徒正好在昭王府做府中大夫,实在是再便利不过。

    武林大会临近,秦惜仍不曾见过那梦华派首徒。他想一举便成,便不得不再推一把外力,因此便在病初愈时,半夜站在庭院中淋了半宿的雨。

    “师父嘱咐过了,要照看好你这条命,”岑归月道。

    秦惜眼下见了这人,又是不敢轻信,只道:“你何时入府?”

    岑归月合上书卷,道:“我应了师命,自是不会违。你有何所求,说来就是。”

    秦惜过了片刻,才道:“我想离开这里。”

    那岑归月却摇了摇头,笑了笑:“楼外楼令人闻风丧胆的孔雀蓝,在武林盟主心里举足轻重的人,自己都没有办法离开此地,却会寄希望于他人吗?”

    语说到这里,秦惜听闻一个举足轻重,一时也不再说话。过了会儿,秦惜道:“奚明雅在朝堂的政敌,除了江九都,还有别人吗?”

    “有,”岑归月点头,“听师父说,昭王近日在朝堂常与他人意见不和,背后生出许多非议。”

    秦惜听了,片刻又道:“停云轩的老板娘叫慕欢,她得活着,至少在八月初八之前。”

    岑归月一时想不通这其中联系,但他并不多问,只道:“好办,我叫一名弟子混进停云轩就是。”

    秦惜默然。

    这一会儿,那买药的护卫快要返回,两人便不再说话。

    发烧耗费精力,秦惜闭上眼睛,生出些疲乏来。

    八月初八的武林大会,到时候一切都会有个结果。也许上天真的会眷顾他一回呢,他想。

    第149章

    又是几场雨水,溽暑渐消。三个月渐渐过去,一切好似风平浪静。

    八月初五这晚,懿园却突然来了刺客,没人能说清楚他是如何进来这护卫重重的王府,且还全身而退。那刺客身手颇为不凡,秦惜竟不是他的对手,险些丧命。

    奚明雅听闻护卫来报的消息,甩袖打翻了一个杯盏,冷冷地道:“废物!”

    那护卫不敢辩驳,只半跪在地低着头,继续禀报:“刀上淬了毒,大夫已经……”

    话未说完便被奚明雅一脚踹翻。奚明雅竟是怒不可遏,脸上风雨欲来。他看也未看迎上来的几个护卫,大步流星赶到了懿园。

    秦惜面色苍白,嘴唇发青,左臂的伤口凝着乌黑的血痕。岑归月正小心地把那处皮肉割开,让毒血流出来,再把药粉撒上去。

    “还有救吗?”奚明雅寒着脸,瞥一眼那伤口。

    岑归月点头做行礼,道:“有救。”

    奚明雅攥着的拳头这才松了,冷淡地道:“那就好。他还有用,不能死了。”说罢便要离去。

    “舅舅……”秦惜突然唤了一声。

    奚明雅回头,见秦惜虚弱地撑着胳膊,黑漆漆的眼珠正盯着他。

    他好像叫那双眼睛看得心软了似的,挥了挥手叫岑归月出去。等门关上后,奚明雅才慢慢踱到床边:“可看清刺客是什么人了?”

    秦惜仍然目不转睛,额头的冷汗顺着鬓角落下来。他却问:“我还有什么用处,舅舅不想让我死吗?”

    奚明雅便笑了,他拿起一旁的棉布,好像一个慈爱的长辈,轻轻地给秦惜擦额头的冷汗,嘴里轻轻和和地道:“你死了有什么可惜的,我本来觉得留着你是我宽容……后来才想到你活着确实有用处。你说,我用你,能从谢临那里换到什么东西?”

    秦惜睁大了眼睛,他急促地呼吸着,打开了奚明雅手里的棉布。

    奚明雅却也不在意,因为看见了秦惜意料之中的反应。愤怒、焦急,却又无能为力,很能满足人的掌控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念便是他人性命之差,这便是权势乃至强大的魅力。

    “我要他拿那半块盟主印和白露为霜来换你。如果他不换,我也没什么,不过是拿到手的东西费劲了些,”奚明雅道,“倒是你,看见他见死不救,会伤心吧。”

    秦惜死死地盯着他:“……你怎么会得逞?”

    奚明雅摇了摇头,笑道:“到时候就知道了。这两日别想着寻死,我会把你好好地带到谢临面前。”

    岑归月再进来时,秦惜的情绪仍未平复。他抓着床单,咳嗽了几声,便吐了半口血沫出来。

    “气急攻心,毒入经脉,非要把自己折腾死才甘心。我看这几日,我都不能抽身了,”岑归月把他按下去,又拿了棉布擦那臂上的污血。

    秦惜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袖。两人眼神对上,电光火石间,岑归月挑了挑眉,秦惜松开了手,脱力般地倒了下去。

    八月初六,奚明雅便要启程去青峰山。秦惜被几个护卫带出门,面色如纸,看起来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

    奚明雅皱了眉,抬了抬手。不多时,岑归月便来了,他为秦惜诊了诊脉,拱手道:“启禀王爷,病人余毒未清,脉象有些不好,如非必要,还是不要出门得好。”

    奚明雅按在秦惜的手腕上,果然探到那脉搏虚浮无力,且极为紊乱。他略一沉吟,看向岑归月:“你便跟着去吧,这一路上把人看好了

分卷阅读136

- 看小说 https://book.kan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