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9

白露为霜 作者:六遇

分卷阅读149

      儿吃了很多苦,真是个恶人。等你好了,要来打我骂我解气……”

    秦惜忽然不再出声,他张嘴就要咬舌,谢临却在一刹那把手腕塞到了他牙齿间,没让他得逞。

    “我给你唱歌听……”谢临自顾自地说着话,“山下的姑娘们唱给情郎的,你怕是也没有听过。”

    “明月弯,明月圆,明月照我窗。窗前月光好,月下花影长,簪花在鬓旁,翘首倚亭凉,星多夜又晚,怎不见……”谢临嘴角弯了下,低头吻秦惜的发顶,“惜儿,你得唤我谢郎,我等着你。”

    夜半时,秦惜再没力气,昏睡了过去。谢临怕他体力枯竭,灌他喝下参汤,又叫人熬了补气的药汤,却又担忧他药汤喝得太多,吃不下饭,身体又会有亏。他顾虑重重,只盼着秦惜有力气跟他闹腾,却不要这样安生得令人生畏。

    没过两个时辰,秦惜又意识不清发作起来。谢临一边庆幸又一边揪心,一颗心仿佛油烹火熬,堕入炼狱般不得安宁。

    这般日夜颠倒过了多久,谢临也不知道。至他有一日打开门时,迎面扑来了一片雪花。天地间白茫茫的,雪花翻滚着,宁静又美丽。

    秦惜躺在床榻边,脸瘦得下颔尖尖的。那两线漆黑的眼睫动了动,像惊醒的蝶扇动了一下翼。随后他极慢地睁开了眼睛。

    “快要过年了,”谢临随意地坐在地上,头枕在床榻边,侧着看秦惜。

    秦惜像是想笑,嘴角动了动,却没笑出来。他没有多少力气,声音轻得像能被风吹跑:“……我饿了。”

    第161章

    秦惜靠在床边,素白的脸不见血色,神情空茫又倦怠,开口说话都需攒一攒力气。谢临一勺一勺地喂他吃饭,浑身肌肉紧绷着还没松下来,秦惜吞咽得太急呛到了,他都如临大敌。尽管这个人活生生地在他面前,可他仍没有从那些不见天日的日子里走出来。

    “你身上好脏,”秦惜含着一口饭菜,头靠着床栏,目光落在谢临的肩膀上,那里的衣裳破了洞,凝结着黑色的污迹。那一身白衣也简直成了破烂,辨不出原来的颜色,“怎么不洗澡?”

    他不怎么记得毒发时的事情,但看着谢临形容憔悴,满身狼狈,心下还是有些猜疑,连送到嘴边的饭也不张口了。

    “吃饭重要,吃饱了才有力气,”谢临轻声哄秦惜。他还是怕,怕秦惜体力不支,力尽而亡这四个字像悬在头顶的巨斧,几乎让他成了惊弓之鸟。

    秦惜迟疑着,他想抬手碰一下那地方,却没抬起来胳膊,低声道:“是我伤了你吗?”

    瞒不过他。谢临笑道:“一点皮肉伤。我故意留着没洗澡,想让你心疼我。”

    秦惜脸颊上泛起些薄红,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他气恼地瞪了谢临一眼,又低头咽食,不再说话。

    那些浅淡的绯红颜色,却像救赎一般,让谢临激动起来。

    他的惜儿活过来了,不再会是那个在他怀里奄奄一息的人,也不会哭泣着求他帮自己解脱。他知道他生不如死,却还要逼自己狠下心,让他生生地挨着。他甚至需要闭上眼,才能让自己残忍下去,忍住那个让他的惜儿不再受苦的念头。

    他真的没有办法再经历第二次了。

    于是,谢临忽然神经不对了一样,开始招惹秦惜。他用勺子把青菜和米饭拌到一起,又添了一块肉,这才喂给秦惜,眼神灼灼地盯着他:“其实我不洗澡,主要还是,想让你帮我洗。”

    秦惜低着头,脸颊上的红晕又扩散了些。

    秦惜不说话,谢临便又再接再厉:“这个勺子吃饭会不会太凉,要不我亲口喂给你?”

    他眼睁睁看着那些薄红漫延上秦惜的耳朵,可爱得令人心醉。谢临又道:“帮不帮我洗?又不会弄脏你,除非我想……”

    “不要说了!”秦惜终于受不了,怒道,“你真不要脸。”

    一个有血有肉,有呼吸心跳,会骂人会害羞的,活生生的人。秦惜根本无法想象谢临这时候有多喜悦。骂这一句算什么,哪怕是秦惜此时打谢临一顿,只怕他也甘之如饴。

    谢临把最后一勺饭喂给秦惜,脸上带着笑,就差拍手了:“骂得好,我还从未听过你这样骂人,再来几句。”

    秦惜不理他,撇过头去。

    他嘴上沾了些饭菜的油花,谢临想帮他擦掉,但他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也确实脏得很,只好干盯着秦惜的嘴唇,半晌,叹了口气。

    秦惜自己拿手背抹了好几下,确认没有什么东西,才恶狠狠地瞪了谢临一眼。

    “……我去洗澡,”谢临收拾了碗筷,忽又扭身看着秦惜,“我要在这洗。”

    秦惜脸色不算好看:“你有病吗,在这里怎么洗?”

    哪知谢临斩钉截铁:“不行,我得看着你。我叫人搬浴桶来。”

    秦惜是真的有些气,但他此时手无缚鸡之力,气也没有办法,又赶忙拉上了床帷,怕搬浴桶的弟子看见了自己。

    谢临洗澡时倒是安静得很,只听见哗哗的水声。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其他动静。秦惜忍不住把床帷拉开些缝隙,从那一条缝隙里偷偷望出去。

    谢临背对着他,紧实的后背上有凌乱的伤痕,肩头还有些看不出是怎么造成的。秦惜愣愣地盯着,手攥紧了床帷。

    他心思百转,谢临突然转回头时,便没来得及躲避。

    “小惜儿,想看你夫君洗澡,哪里用得着偷看?”谢临揶揄道。他拿了浴巾,正好挡住了肩膀伤口可怖的那一处,接着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占口头便宜

分卷阅读149

- 看小说 https://book.kan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