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6

白露为霜 作者:六遇

分卷阅读76

      北燕和哥哥夺位的过程中取胜,自然不会一如表面这般谦谦君子的模样,这亲事,无论如何也是推脱不了了。尉迟北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这母亲打探下来倒确实病了,可是是否得了那样的托梦却不得而知。此番远来求亲不过是因着他在北燕才争得王位,可是北燕内部形势复杂,他年纪尚轻不好服众,需要精力和时间培养势力亲信,而且军队和国家都需要休养生息,除了早些年订下来的协议只怕还是从她手里牵个人回去放在自己身边才可放心。

    “宗人令,现在依你来看,这亲事可还做得了?”

    时宴突然的发问吓得那宗人令又浑身发颤起来,小声答道:“……可……可……可以,小公主的生……生辰八字昨日就托……托给太卜太常算过了……”

    “如此的话,大汗可放心了吗?”

    “……不嫁!”时白露咬了咬唇瓣,恶狠狠的朝尉迟北和车雷剜了一眼,愤愤道,“妹妹身体不好,北燕那种气候,如何能让她去?”

    “就你们南楚的公主金贵?我们燕国那么多女人,在草原上活了这许多年,生儿育女的怎地就不是个可以活人的地方了?”车雷腾地一声站了起来,脖子涨的通红与时白露对峙着。

    “闭嘴!她不嫁难道你嫁吗!”时宴拍桌而起,双肩不住在发颤。她如何不知道北燕气候不好,时白兮去了那里暂且不论能不能过得好,这自小长在自己身边的娇弱孩子莫非别人都当她很舍得吗!

    “……我……”时白露还待再辩驳些什么,却被舒瑜悄悄递来的眼神止住了,眼眸里透出些不甘和怨恨,低头看着地上,不再言语。

    尉迟北也适时站了起来,将车雷拉到位子上坐着。而后用生涩的楚话说道:“殿下和陛下不必担忧,国都所在地是个风光秀丽水草丰美的地方,气候虽然比不得楚国养人,但是也不似你们设想的那般。我也听说小公主身体不好,您可以派几个医官入住,我也会为公主安排妥当的。”

    “哈哈哈,瞧你说的哪里话。我既然把女儿嫁给你了,肯定是放心的,这丫头就是脑筋太直,一心只顾着她妹妹。”时宴走下来拍了拍尉迟北的肩膀,指着地上跪着的时白露说道。

    “哼,就会说这些客套话,我算是见识到你们楚国人的这张嘴了!说了这半天,圣旨都没见一个。”车雷叉手将整个身子缩在椅子上,坐姿极为不雅,鼻子朝天地讥讽着。

    “将军是个实在人,看我这想到日后要与大汗结为亲家就高兴得忘了正事。来人,笔墨伺候。”

    王芍在一旁看着,只见时宴在笔架上挑了又挑,明明平日里最喜欢用的狼毫笔就搁置在砚台上,她却颤着手找了半天。王芍实在瞧不过去,才红着眼睛将那支笔递到了她手里握着,为她铺开黄色布帛,她颤颤巍巍地写下那几排黑字,好似用尽了平生的力气一般,在按下玉玺印戳的那刻,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王芍别过头去好不容易才忍下涌上来的泪水。

    这段时日是怎么了,太子……不,时白禹才被流放到滇南没多久,时宴的心境尚未平复,如今……如今又横空要夺走她最爱的一个女儿,自此天南地北,如何再得轻易相见。也是思虑及此,她才没有将那日勤政殿的见闻告与时宴,怕她经受不住打击,只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时宴写完谕旨之后就交与单手撑在地上出了一头冷汗的周琛儒,声音却有些虚弱:“送亲事宜好好办,将功折罪。”又叫人用藤架将他抬到太医院诊治了。

    尉迟北和车雷这才告退。

    时宴揉了揉眉心,扭头看向地上跪着的两个人,摇摇头,先是走到舒瑜面前说:“我让你好好辅佐她,你便是这么辅佐的?”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那章很多人对时白兮的印象开始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我写得有些突兀,我其实想表达的是,就像之前提过的那样,时白兮从小就在王宫里,涉世不深,从小又被母亲和哥哥姐姐保护得很好,所以轮到这种需要牺牲之类的事情她会理所当然的认为不是自己,她是习惯了被爱的那一类人,说自私也算是有一些吧,因为她一直在做的就是索取,肯定就不懂怎么付出,但是本性并不差的

    ☆、第 58 章

    “殿下,您不能进去,您不能进去啊,陛下还在议事!”高昂尖细的太监声音由远及近,三人俱都望向门外,却见一身粉色轻纱的时白兮面色沉郁的向内屋冲了进来,虽有太监作势拦着,可哪里拦得住。

    “小兮,你怎么来了,我和你姐姐……”时宴笑着一路走过去想要如往常一般揽过时白兮,手却被时白兮抬手挡住了,未说完的话语也戛然而止。

    “……哥哥去散心了?几时归?”时白兮突然的发问让时宴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轻咳了一声垂眉敛目低声道:“他想几时归就几时归,只是大抵……大抵不会是最近。”

    时白兮摇头,向来只晓得捉蝶戏乐的人儿面容上竟现出几分忧愁,她看了看时白露和舒瑜,又看了看时宴,长叹一声说道:“……为什么,你们一个个地,只会把我当做小孩子,做什么事都瞒着我。娘亲,我听周大人说了,哥哥对姐姐做出那样的事情,是他的不对,可是这事情莫非一点回环的余地都没有了吗?我不懂,为何在寻常百姓家里的母慈子孝、兄友弟恭轮到自己身上就变得如此困难。就连最起码的合家团聚,以前的年岁里因着少了姐姐,以后的年岁里又会少了哥哥……”时白兮说到这儿,忽又苦笑一声,“不,是少了我和哥哥。我还以为我今年的生日能和娘亲、哥哥姐姐一起过了,还因此十分开心,哪知不过如梦一场,还未酣眠就被惊醒了。”

    “……你……你俱都知道了?”不只是时白禹流放滇州的事,连着要将她远嫁到燕国的事都知道了吗……时宴心里有些慌乱,她还未曾对时白兮做好心理的铺设准备,怎么……怎么就能让她知道了。

    “是啊,知道了。”时白兮好似解脱般长舒了一口气,释然一笑,而后走到时白露面前,跪坐下来抱住她,说道:“姐姐,方才是我不对,我不该总像小时候那般躲在你身后,这世上许多事情,因果有报自有轮回,以前都是你疼我护我,到了今日还在为我斗胆做出这种事情,我却还怀着好事都是留给我的,坏事自有你顶上的心思。我长大了,虽然自小身子不好,不能像你和哥哥一样为母亲分忧解难,但是好歹到了今天,也有我能为你们做的事了。你别哭,我不难过的,你忘了吗,我自小就对你说,我很向往外面的世界,早就厌烦了这红漆宫墙,白玉栏杆,听说北燕的国都在一片大草原上,羊马成群,天

分卷阅读76

- 看小说 https://book.kan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