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完

上位(1v1)_高h 作者:断粮的小狼狗

全文完

      上位(1v1)_高h 作者:断粮的小狼狗

    今年的Y市迎来了最冷的一个冬天。

    只要打开电台,每个频道都在播报着当天的天气是何等何等的恶劣,要么就是在呼吁民众多穿衣服防寒保暖。

    可无论这天再怎么差劲,在怎么毁人心情,也坏不了这新年临近时,全城人勃勃的兴致。

    今年的春节跟元旦撞到了同一个月里,撞得让这元旦也沾上了不少春节时的喜庆气。

    早在十二月底,龙川湖边的树丫上就挂满了亮得闪烁的霓光灯,一亮就是一整夜。

    临近年末,有人欢喜有人愁。既是收钱的时候,也是还钱的时候。

    《乐响中国》也就是在这喜忧参半的时候收官结束,好在是在节目收官前,公众的视线终于从林澈这儿转回到了节目本身。

    林澈知道霍城在有意操控订婚事件的热度,用他的原话来解释:“讨论度这东西,并不是越高越好。”霍城习惯性的把所有事都控制在手里,他能察觉到别人会常常忽略的,事态失控前的预兆。即使在风头正盛的时候,他也能狠下心来,当断则断。

    不过影响观众注意力的也不只有霍城的手段,节目组在中也费了不少心思。

    从选手的海选选拨,再到比赛的赛制制定。节目中的每个细节都是多少人熬红了眼睛,琢磨透了才敢敲定的。

    作为台里首档的原创综艺,既没有国外的成熟项目可以借鉴,也没有相似相仿的经验。

    有的只是些综艺节目基本通用的流程,以及万年不变的流量就是金钱的法则。

    节目最后,留下的几位选手既在音乐上有一定的天赋,又在长相上迎合了大众的口味。在后期几次关键性的投票时,帮着节目组捞了不少。

    林澈从小富婆到富婆的转变,也就是在一夜之间。

    杜林在第二天兴冲冲的来问她接下来的打算,林澈笑着揶揄他:“等你合同到期,那这钱把你给签了。”

    杜林却把这话给当了真,当即就要抛了那把他当亲儿子待的公司,咬着牙要跟林澈干。

    林澈这话也不是随口乱说,这次的项目让她看到了太多的好苗子,可惜现在的市场对于这些没有后台势力的小孩儿太刻薄,光是在这节目里,就无奈淘汰太多。这是她的这想法只在雏形的阶段,一些大的框架以及计划的施行,还需要她更细致的考量。

    这不是个着急就能办下来的事,她且不是个急性子,成立工作室的事宜被她暂且放下。这件事她心有余而力不足,无论从哪个方向考量,她都需要个有经验的前辈指导。

    不过林澈还做了一件事。

    她在霍城睡时看了眼他的银行账户的账号,把那被他说成彩礼的一千万,又给他从原路退了回去。

    这事过了小半周才被霍城抓到,为了这,林澈被他摁在床上教育了好久。

    今年是Y市最后的一届焰火节,烟花爆竹在别的地方早被明令禁止燃放了,可能是Y市被皇城偏爱了许,这明令到现在才被施行在列。

    焰火节的票向来都是要用抢的,更何况今年的是最后一届。

    如今这社会,只要是任意一件事被冠上第一、最后这类的头衔,就算是些不值一提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变成备受追捧的热门。

    绝佳的观赏位置就那么几处,承办商打着告别会的噱头,把票价硬是上调了百分之五十。

    尽管是这样,还是多少人眼巴巴的在网上等着零点的刷新,像是在抢周杰伦的演唱会的门票,可头抢破了连票根都摸不到。

    林澈的心思本就没顾着这些,她虽是从小在Y市长大的,可看那焰火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且那屈指可数的几次都是在她还懵懵懂懂时,不太记事时,被爸妈牵着去的。

    自从上了大学,又毕了业,就再没凑过那热闹。

    以至于霍城跟她提起时,她下意识的问道:“烟花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林澈还是去了。

    她嘴上虽是不乐意,还是画了个稍显精致的妆。

    从她从家里出来时已然十点,可她大大高估了这新年夜的路况。

    这一路上都堵的厉害,一眼望去尽是亮红的尾灯,走走停停。

    仅仅是十几公里的距离,硬是开了一个半点。

    临近要到终点时,林澈不得不提前下了车,前面的路被封,只能步行通过。这入冬的天太冷,她身上披着的大衣刚下了车就被轻易的吹透路边上是各式各样的小摊小贩,有卖面具荧光棒的,有卖围巾暖宝宝的,更多的是卖各种小吃的,香煎的、油炸的。

    马路上被熙熙攘攘的行人拥挤着,多少人朝着同一方向涌去,结伴着嬉笑。

    霍城今晚有个推不脱掉的应酬,两人约好了十一点在广场附近见面,她迟到了半个小时,眼见着烟火就要开场。

    也是人多,手机的信号都变得很弱。

    等着林澈跟着人群走到那广场前,才收到霍城发来的消息,和通未接通的电话。

    霍城发过来的是个位置共享,她点进去看了眼,离她也就几百米的距离。

    越是往前,那灯火就越是璀璨,连温度都不像是她刚下车时那么的凛冽。

    林澈每往前一步,就能看到那正开着的位置共享的界面里,她离着霍城的距离就近了一分。

    两人之间被连了一条看不见的丝线,她被牵着,扯着,走向他身边。

    是她在这路上遇到了太多的、数不清的情侣恋人,是她看久了那被灯火照映得灿烂的恋爱中的笑脸。

    她说服着自己,是这些让她生出这种莫名的又奇怪的感性,竟让她有期待的朝着霍城的方向一步步靠近。

    那是个隔空的露台。

    高高的压在人群之上。

    在那露台两边,配合着跨年的气氛,正燃着熊熊跳动的火把。

    霍城在人群里一眼就看到了林澈。是她太乍眼,连这如昼的灯火都不能让她黯淡。

    两人的视线在瞬间相撞,只是一眼,他就再没挪开。

    他看着林澈踩上进楼的台阶,她的长发被束起,露出那干干净净的一张脸。

    她嘴唇上的颜色是带着紫调的红,衬得她的肤色更白。

    这是栋双层的洋房,贯着的是连同整条街都一样的欧式风格。

    只是这楼里是空的,除了那留在一楼给林澈开门的侍应,就在没见到别的客人。林澈见怪不怪,这是霍城一贯的作风。

    她被侍应领着上楼,隔着室内外的是扇厚重的玻璃门。

    门一开,那楼下的喧嚣叫嚷就没了阻碍,像是浪潮般的瞬间把她掩盖。

    林澈从高处向下看去,楼下正对的就是烟火大会之一的观赏点。

    此时,那广场上被人群塞挤得满满当当,多少人正仰着头,正看着天上的深蓝的幕墙。

    “来晚了。”林澈的脸被风吹得没有血色,她刚把包放下,就被霍城拉进怀里。

    “穿的这么好看。”霍城伸手,一把拉住了林澈。他毫不吝啬的夸奖,把人圈在自己身前。

    “别跟我耍贫。”林澈身体往后靠,要是之前,她万万不会,也万万不敢。这是多久下来硬被他养出的习惯,这算是把重心都挪到了霍城身上,他只要稍一退后,就能让她失了平衡。

    “路上有点事,耽搁了。”他笑,用下巴蹭她的额头,又贴着那额头偷吻。

    林澈才是耽搁的那个,却被他一口先咬定了,把这迟到的借口的过错给背在了身上。

    她不出声,过了会,才问道:“晚上还顺利?”

    “不顺。”霍城答。

    “怎么不顺?”林澈问。

    “提前走了些,被说是架子大,”天知道那是多重要的客户,连改期都不行。他又笑了起,似乎对这事毫不在意,甚至是在讥诮那些欲加在他身上的话,“什么架子大,我还要陪老婆。”

    “说了别跟我贫。”林澈偏过头,话音低了些。

    霍城从不是个光说不练的人,他话说的好听,可那些好听的话,在她这,件件言出必行。

    楼下在倒数。

    “十——”

    她才刚上来多久,就到了倒数的时候。

    时间快得像是流沙,她的身体刚被霍城抱得缓过些,一个恍惚,就要跨进另一个开始。

    快得就像是她跟他牵扯纠缠的这八个月。

    八个月,仅仅是两百四十天。她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如今,那个改变她的罪魁祸首正站在她身后,他抱着她,在她耳边呢喃,他怀里的温度足以让人陷落。

    天上炸开了一束光,划过那深蓝色的幕布,留下星星点点的痕迹,它像是在燃烧着自己,那火光在高空之上从亮转暗,继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开场似乎是太弱了点,可当那声倒数喊到“九——”时,那空中突然洒满了一片的绚烂,突然而然的反转,引来了更雀跃的欢呼。

    “八——”

    人潮声又起,只是一个开场,就吊起起了所有人的兴致。

    那欢呼声一次比一次响亮,可林澈却觉不出吵闹了。

    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冒着这夜里的寒风,不远跨过半个城市,结伴齐聚在这个广场。

    这种近距离的震撼感在她脑海中根本无法想象,这烟火太近,近到可以铺满整个深夜的幕墙。

    十几年前的记忆在这一瞬间被一帧帧的覆盖,覆盖成了今夜,覆盖成了她跟他共同的记忆。

    “七——”

    林澈望着焰火出神,可霍城却没看过那天上一眼。

    他总是看不够林澈。

    他会在她专注着上课时看她,他会在她对着窗外写生时看她,他还会在夜里醒来时看她。

    这张脸他霍城看过了千遍万遍,可还是觉不出厌。

    林澈的手很凉,他握着她,这么久了还是像冰一样。

    霍城曾笑过自己,他就像是个受虐狂。

    每次在林澈这都得不到好脸色,可他偏是一个劲儿的想要靠近她。

    “六——”

    他们脚下是人山人海的浪潮,可仅是这一方露台,就将他们与这人潮隔绝开来。

    “澈澈。”霍城叫她。

    林澈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她眼里不知是泪光还是被映着的火光,林澈仰起头看他,未曾想却被他吻了下。

    “五——”

    霍城拉着她的手抬高,悬在了半空。

    烟火炸裂,在那霎那,她突然懂了霍城这么做的原因。

    那十几束散开的火花组合成了一个巨型戒指的花火,夺目眩人,璀璨异常。

    林澈根本不相信这是巧合,她不可置信的回头,望进那映着她影子的眼里。

    “嫁给我。”霍城说。

    “四——”

    天上是璀璨星河。

    那钻戒的图案只是出现在了一秒,就消失在大众的视野,昙花一现。

    她的心咚咚的跳,那天在云溪湖边的感觉又一次的涌上。

    她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

    那些她不想承认的,她捉摸不定的,被这白昼般的夜照的,像是在一瞬间就明朗了。

    她不否定那是股来自她潜意识里的冲动,是荷尔蒙的鼓动,是激素的作祟。

    “三——”

    关于求婚戒指。

    霍城他看了数不尽的款式,他看了多少,就淘汰了多少。

    无论是多大的钻戒,又或是多完美的切割,他都觉得配其不上。

    为此,他临时组建了一个设计师团队。

    从最开始的初稿再到终稿,足足修改了千次才终是定下。

    这天上的戒指是昙花一现的烟火,而那枚真正的,触摸得到的,此时正在他手上。

    “二——”

    霍城给了林澈五秒钟的时间做出反应。

    他甚至做好了被林澈拒绝第二次的准备。

    第三次,第四次,又何妨?

    “一——”

    高空上花火闪现,拼凑出的是架占据了整片夜空的钢琴。

    今年的烟火确实别出了心裁,比起往年的单一的花火,变化多端。

    只是没人明白这其中的含义,没人明白,但林澈明白。

    她眼眶里的泪就要止不住,她一垂眼,连视线都变得模糊。

    她想起她问过霍城的那句胡话:“烟花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她一直不明白霍城为什么在她身上花费这么多的精力和心思,从前的她不会想这些,如今的她想也想不透。

    她清楚自己对霍城如何,她更清楚霍城对她如何。

    林澈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她抿紧着唇,让自己的声音止在喉咙。

    “新年快乐——”

    霍城在她面前跪下,那地上多冷,冷得能让人沉睡的人瞬间清醒。

    烟火的光映在他的脸上,更映在那躺在丝绒盒里的钻戒上。

    她永远都忘不了这一刻,这一刻就像在五月伊始的那天。

    它们重合着,交叠着,缠绕在了一起,分也分不开。

    “嫁给我,林澈。”

    —全文完—

    RοURοUωǔ.óгɡ〖

全文完

- 看小说 https://book.kanmeikan.com